拉斯维加斯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8 04:05:27 来源:环球网
A+ A-

【扣留所死亡案件时间线】

“2010年至2017年2月20日期间,共发生1654宗扣留所死亡案件。在1654人当中,包括1037名巫裔、222名华裔、182名印裔、28名其他族群以及185名外籍人士。”

这是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志期2017年3月7日,回应民主行动党峇都加湾区国会议员卡斯杜丽的国会书面回复。

短短7年中,有1654人毙命在全国各地的扣留所。这惊人的数字意味着,在每两天里,就会有1人死在扣留所中。

扣留所死亡,是指一名被扣者在执法单位的扣留范围(监狱、警局扣留室、移民厅扣留中心等)内,因不同原因而死亡。

- Advertisement -

8年前,因协助反贪会调查选区拨款遭滥用,却在翌日被发现毙命在雪州反贪会总部5楼屋顶的赵明福,不少人记忆犹新。

时过境迁,赵明福命案仍未平反,一起又一起的案件不断发生,人民之声(SUARAM)与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依然奔波在外,为扣留所死亡案件的受害者讨公道。

扣留犯在扣留室死亡的案例不时发生,图为警方在吉隆坡增江成立的拘留中心外观。
扣留犯在扣留室死亡的案例不时发生,图为警方在吉隆坡增江成立的拘留中心外观。

在积极争取平反赵明福案件后的5年,全民挺明福运动转向组织化。透过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以制度化推动人权教育、平反赵明福冤案等。

而人民之声除了与死者家属走在前线,也从90年代起每年定时发布人权报告书,公布国内扣留所死亡案件的数据。

然而,争取平反扣留所死亡冤案道路崎岖,未知最终能否获得司法胜利。

也因为长期秉持人权和正义的道德点来看待每一宗案件,令上述两个组织能在风尖浪口中,继续和受害者家属寻求应有的公道。

人民之声从2011至2016年所得到的警察扣留所死亡数据。
人民之声从2011至2016年所得到的警察扣留所死亡数据。

政治意愿成平反挑战

自2011年至今年4月,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共接获1950宗公众针对执法机构出现舞弊的投报,其中近7成针对警方,严重程度相当惊人。这也是人民之声一直坚持并呼吁政府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IPCMC)的原因之一。

人民之声执行董事瑟温指出,平反道路的挑战,就是政府对改革制度的政治意愿。

他说,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近年来虽有提出不少好的建议,包括建议对付滥权的警员,但却因没检控权而逊色。

“检控权在总检察署手上,若后者没任何下一步行动,那涉案者就不会面对任何法律责任。”

“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也不只是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他们还必须处理其他部门的案件。”

瑟温:扣留所死亡案件无关族群,事关正义与人权。
瑟温:扣留所死亡案件无关族群,事关正义与人权。

另一方面,从新闻报道上看,许多受害者都是印裔人士,令社会出现类似印裔社群受压迫的观感。这种族群因素也让人权工作者不得不小心应对,以免掉入课题被种族化的漩涡里。

对此,瑟温非常反对各界以族群角度看待相关案件,而应该从正义和人权方面看待。

“你说受害者多数是印裔,那毙命在移民局扣留所的外国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外国人)的人数也不少。”

“这无关族群,这事关正义与人权。”

除此之外,虽然联合国于2002年12月18日,通过《禁止酷刑公约》(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但大马迄今还未签署这项公约。

这意味着联合国和国内人权专家无法检验国内扣留所(或扣留营)内扣留者的扣留条件,以及扣留者是否遭受到恶劣的待遇。

警强烈反对成立投诉独委会

2005年9月,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书中建议,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以强化警队的管理与执法,包括可对付任何滥权的警员。

不过,警方对于这项建议强烈反弹,并且当时已有完整的内部纪律足以应对后,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最终建议成立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

警队数年前成立的廉正与遵守标准局(JIPS),全权调查与处理警队内部的纪律问题。阿末扎希也于今年3月在国会表明,基于已有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政府不会设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

黄玉珠:生活条件迫使受害者放弃法律诉讼。
黄玉珠:生活条件迫使受害者放弃法律诉讼。

没有人应不明不白死去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副主席黄玉珠对此感同身受。她坦言,该组织的努力犹如蚍蜉撼大树,一伙人虽有气馁,却不甘心如此放弃,反而倔强地继续做应该做的事。

她以赵明福案件为例,指许多事都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而是应正视受害者和家属,是否已得到应有的正义。

“这条路却是不好走,面对一些来自收入或教育水平较低的受害者家属,我们也往往需要用更多时间协助他们。”

“也有不少的家属因生活拮据,又或是看不到正义来临的一天,而就此放弃了法律诉讼。”

“没有任何人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去,包括被扣者。法律赋予执法者权力去逮捕嫌犯,但执法者同时有责任保护嫌犯在被扣留时的生命安全。”

黄玉珠在受访结束前说出的这句话,看似简单,却道出了一个长期缺席的价值观:任何人的生命都不是廉价的。

被扣留者在国内执法机构死亡,引起轰动的部分案例:

  • (1)古甘

2009年1月14日,23岁的印裔青年古甘因涉及名贵车失窃案遭警方扣留。

1月20日,古甘被发现在警局扣留所内离奇毙命;家属认尸时发现死者身上伤痕累累,怀疑另有内情,并要求2次解剖。

2013年6月26日,高庭裁决大马政府与警方需为此案赔偿家属约85万令吉,同时点名时任雪州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和涉案警员需负上责任。

2015年5月22日,上诉庭驳回一名致伤古甘的警员上诉。

  • (2)赵明福

2009年7月15日,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被指滥用选区拨款,助理赵明福到雪州反贪委员会总部协助调查。

7月16日,下午1时30分,他的尸体被发现躺在玛莎南大厦五楼屋顶。

2011年1月5日,耗时长达一年半的验尸庭审讯以“悬案”判决告终。

2011年7月21日,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书公诸于世,皇委会调查结论指赵明福因不堪面对3名反贪会官员持续不断、激烈且不恰当的盘问方式,受到精神压力,而选择自杀。

  • (3)古纳斯甘南

2009年7月16日,古纳斯甘南因滥用毒品罪名而被扣留在冼都警局,当晚7时左右却在扣留所内昏迷不醒,送抵医院时证实已死亡。

警方宣称古纳之死肇因于在扣留所内跌倒,负责验尸的吉隆坡中央医院则宣称死因是服毒过量。

不过,3名被扣留在同一扣留所内的目击者向古纳家人透露,古纳在扣留所内遭警方严重虐待。

2010年10月25日,法庭宣判此案为悬案令家属极度失望,随之上诉到高庭。高庭同样宣判此案为悬案。

  • (4)谢晋利

2012年8月13日,36岁青年谢晋利因涉嫌偷窃摩托车而被警方逮捕,却在清晨约5时左右,被发现以警方提供的扣留衣吊毙在槟城丹绒道光扣留所里。

2015年5月,验尸庭裁定谢晋利是自杀身亡,此案并无涉及任何刑事成分。

  • (5)达门登

2013年5月23日,印裔青年达门登毙命于吉隆坡警察总部重案组扣留所。

根据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死者遭警方使用暴力致死,即遭多次钝物重击所造成的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在毙命前,双耳也遭订书钉。

调查报告也指警方高阶官员企图透过伪造资料来隐瞒死者真正死因,故要求向涉及的9名警员采取纪律行动,包括时任吉隆坡刑事调查组副主任、重案组警员。

其中4名警员随后被控谋杀,但在2016年6月29日,吉隆坡高庭宣判,这4名警员无罪释放。

  • (6)卡马鲁尼占

2014年3月3日,来自大山脚的巫裔男子卡马鲁尼占被警方扣留,3月8日被发现死于霹雳州打巴的监狱。

卡马鲁家人质疑有关当局指其死于“胸部感染”(Chest Infection)的说法,卡马鲁的哥哥发现其尸体胸部右方腋下部分有淤青。

死者家属随后入禀法庭,为卡马鲁争取公道。

  • (7)巴拉姆鲁甘

2017年2月8日,44岁印裔男子巴拉姆鲁甘被发现死于雪兰莪巴生北警区总部。

二度验尸后确认,死者生前在扣留所遭多次殴打,引发心脏衰竭。

代表律师质疑警方不遵从推事释放巴拉姆鲁甘,并将他送往医院接受治疗的命令。

大马人权委员会宣布,初步调查指,警方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即没在傍晚6时后,将巴拉姆鲁甘送往莎阿南警区总部的扣留所。

- Advertisement -

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随后召开听证会,传召多名目击者与警员供证。

  • (8)莫哈末依兹占

2017年4月25日,39岁巫裔男子莫哈末依兹占被指吸毒而遭警方扣留,妻子茜蒂哈娃于是在26日接获通知下,到槟城大山脚医院保释已被送往就医的丈夫,但莫哈末依兹占却于27日被指死于心脏病。

5月25日,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宣布着手调查此案,以查明警方是否有抵触2009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法令第24条文。

责任编辑:昌锞纶 CN037